東西問丨馬場公彥:動漫如何成為中日文化交流的紐帶?-中國僑網

  • 設為首頁

東西問丨馬場公彥:動漫如何成為中日文化交流的紐帶?

2022年06月02日 08:30   來源:中國新聞網   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字號:

  (東西問)馬場公彥:動漫如何成為中日文化交流的紐帶?

  中新社北京6月1日電 題:馬場公彥:動漫如何成為中日文化交流的紐帶?

  中新社記者 朱晨曦

  動漫作為文化的“一面鏡子”,受到各國民眾尤其是青少年喜愛?!抖呃睞夢》《灌籃高手》《海賊王》等日本動漫經典之作,成為不少中國觀眾的童年回憶;《鐵扇公主》《大鬧天宮》等優秀中國作品也對日本動漫產生了深遠影響。

  中日邦交正?;?0周年之際,日本巖波書店前總編輯、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日語系外籍專家馬場公彥接受中新社“東西問”專訪,講述動漫如何成為中日文化交流的紐帶。

 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:

  中新社記者:過去多年來,不少日本動漫作品受到中國觀眾喜愛,您認為這背后有哪些原因?

  馬場公彥:中日兩國一衣帶水,歷史交往悠久,有相似的文化價值觀和社會環境,而歐美地區民眾的生活方式與東亞地區有很大不同,因此相較在歐美,日本動漫在中國更受歡迎。

  對我這個年代的人來說,日本漫畫被比喻為“三點鐘的點心”。小學生下午三點放學回家后邊吃點心邊看動漫,這樣的“童年味道”讓人既開心又回味,類似情況在中國學生群體中也非常普遍。

  在孩子們的世界里,愛好、興趣和關心的事物并不因其民族、國籍的不同而有太大差異?!抖呃睞夢》《海賊王》《名偵探柯南》等日本動漫在題材、內容等方面展現了熱血、可愛、懸疑、有趣等多種元素,這是它們受到中國小朋友喜歡的原因。

2012年9月,名為“哆啦A夢誕生前100周年紀念”的展覽亮相北京,參觀者在展廳內漫步欣賞。<a target='_blank' >中新社</a>記者 侯宇攝
2012年9月,名為“哆啦A夢誕生前100周年紀念”的展覽亮相北京,參觀者在展廳內漫步欣賞。中新社記者 侯宇攝

  同時,日本動漫也吸引了一些成年人尤其是年輕人的喜愛,這反映了中日兩國在文化和社會層面的共通點。支撐中日文化消費的城市中產階級在生活方式、消費行為方面比較接近。兩國還有相似社會環境,出現了晚婚、單身、丁克等類似的現象,也都面臨老齡化等問題。這些共同因素使得兩國年輕人容易產生共同的動漫“語言”。

  中新社記者:您如何看待中華傳統文化對日本動漫的影響?中國動漫近年來持續走進日本,日本觀眾反響如何?

  馬場公彥:我認為日本人必須更加意識到來自中華文化和中國動漫的影響。中日兩國文化淵源深厚,1983年創作的日本漫畫《北斗神拳》明顯受到1973年李小龍功夫電影《龍爭虎斗》的影響。以中國《三國志》為題材,日本漫畫家橫山光輝創作了漫畫《三國志》,對中國歷史造詣頗深的漫畫家諸星大二郎創作了漫畫《西游妖猿傳》。日本知名動畫導演宮崎駿曾說,他受到取材自中國傳說故事的動畫《白蛇傳》的啟蒙。在日本被譽為“漫畫之神”的手冢治蟲則深受中國第一部長篇動畫片《鐵扇公主》的影響,并創作了以《西游記》為題材的動畫《悟空大冒險》。

  從歷史角度看,中國動漫有其優秀傳統。與西方迪士尼動畫不同,中國很多經典動漫作品蘊含豐富的傳統文化元素。

  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的作品整體而言非常出色,背景畫和人物造型蘊含水墨畫、剪紙、木偶、皮影戲等傳統藝術精華。該廠1963年攝制的水墨動畫《牧笛》,對農村寧靜的風景進行了細致描繪,我第一次看到感覺十分驚艷;該廠1983年制作的動畫《天書奇譚》,以傳統水墨畫為創作背景,在人物形象塑造上讓人覺得既滑稽又有點超現實感,奇趣唯美堪稱絕佳;動畫片《大鬧天宮》《哪吒鬧?!分幸嘤写罅烤﹦∨錁?。這些作品都代表了中國動漫創作的高峰,是寶貴的歷史文化“礦藏”。

2020年,《大鬧天宮》綜合原畫展在上海中心亮相。<a target='_blank' >中新社</a>記者 湯彥俊攝
2020年,《大鬧天宮》綜合原畫展在上海中心亮相。中新社記者 湯彥俊攝

  當前,中國動漫處在急速發展期,市場更加多元,一些新近作品受到日本觀眾歡迎。中國動畫《天官賜?!芬延?021年在日本播出。動畫片《盜墓筆記》《一人之下》《羅小黑戰記》的日語字幕版、配音版在日本也獲得好評。

  一方面,中國動畫受到美國好萊塢電影、日韓動畫的影響,制作技術提高,行業人才日益豐富,另一方面也應繼續從自身豐厚的歷史文化底蘊中汲取營養。

  中新社記者:我們注意到,以體育漫畫為代表的不少日本作品反映社會發展進步,鼓舞人心,但同時一些作品也存在暴力、色情等情節,對青少年成長容易產生負面影響,您怎樣看這個問題?

  馬場公彥:日本的少年漫畫作品主要由體育類、搞笑類、超級英雄科幻類三種主題組成,其中體育漫畫是日本的代表性漫畫。從上世紀50年代至今,體育漫畫的題材逐漸從棒球、足球、籃球轉變為摔跤、拳擊、空手道等格斗競技,題材和內容越來越廣泛,從為團隊勝利而自我犧牲的精神美化,轉向追求勝者為王的競技精神和英雄主義。比如,《周刊少年Jump》作為日本發行量最高的連載漫畫雜志,以“友情、努力、勝利”為三原則,通過體育對三原則進行通俗易懂描繪,給讀者帶來了很多積極正面影響。

  但不容忽視的是,一些漫畫確實存在暴力、色情等問題。我認為有兩點主要原因:一是日本文學對性描寫有著較寬容的傳統,二是缺乏禁止此類漫畫的法律手段。即便漫畫中有反道德的描寫,除非造成了名譽損失、個人信息泄露、對特定人物或團體的歧視助長等侵害,否則禁止的法律手段很少。一些學校制定了校規,禁止帶此類漫畫進入學校。還有地方自治體制定了條例,對其進行限制。這類漫畫會給青少年成長帶來不良影響,形成粗暴的人格,并可能引發犯罪,應當通過更有效手段予以杜絕。

  中新社記者:您認為動漫對中日人文交流能做出怎樣的貢獻,對兩國未來動漫合作與交流有何期待?

  馬場公彥:在中國大學的日語專業,不少學生因喜歡日本動漫而有志從事日本研究。在我任教的北京大學中,一些學生參與了北京冬奧會日語口譯工作,幫助搭建了中日兩國溝通的橋梁。從這些方面講,動漫已經為中日人文交流做出了很大貢獻。

2019年6月,“中國動漫日本行—從水墨中來”展覽在日本大阪開幕。<a target='_blank' >中新社</a>記者 呂少威攝
2019年6月,“中國動漫日本行—從水墨中來”展覽在日本大阪開幕。中新社記者 呂少威攝

  未來,我認為應對漫畫進行更加全面的研究。例如,為什么該漫畫在日本很流行,它的魅力在哪?為何一些漫畫在日本很流行,但在國外不流行?這些課題對文化研究十分重要。

  以全球化的眼光看,在很多國家,文化的影響力無法打破國境、民族、歷史等因素的限制。應當超越簡單的個人喜好層面,把漫畫作為一種跨文化傳播現象進行深度探求,希望中日邦交正?;?0周年能成為出現這樣變化的時間節點,中日兩國應共同推動東方文化更好走向世界。

  動漫是多人參與的集體藝術,中國有很多具備充足人力、資金和強大組織能力的公司,日本在動畫制作方面有豐富經驗和先進技術,兩國應當加強聯合制作。事實上,《不射之射》就是中日1988年聯合拍攝的木偶動畫片,由川本喜八郎親自制作片中的木偶并擔任導演,屬于中日合作經典案例。我期待未來能有更多兩國合作的優秀動漫作品誕生,也希望這些作品受到越來越多國家觀眾的喜愛。(完)

  受訪者簡介:

<a target='_blank' >中新社</a>記者 朱晨曦 攝
中新社記者 朱晨曦 攝

  馬場公彥,1958年出生于日本長野縣伊那市,巖波書店前總編輯、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日語系外籍專家。早稻田大學亞洲太平洋研究科學術博士。1989入職巖波書店,先后任《思想》編輯部編輯、《世界》編輯部編輯、學術一般書編輯部主編、編輯局副部長、總編輯。2019年退休后任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日語系外籍專家。主要研究領域為東亞研究、中日關系研究。著有《圍繞<緬甸的豎琴>的戰后史》《戰后日本人的中國觀——從日本戰敗到中日復交》《現代日本人的中國觀》《播種人:平成時代編輯實錄》等。

【責任編輯:王琴】
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
分享到:
僑寶
網站介紹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信箱 | 版權聲明 | 招聘啟事

中國僑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[京ICP備05067153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1262] [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]

Copyright©2003-2022 chinaq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關注僑網微信
青青青国产依人在线